▲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文 | 關不羽


美國大選初步結果出爐後,白宮事實上進入“空窗期”,國際秩序的重整正在悄然發生。


RCEP的簽署“關鍵且及時”


11月15日,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係協定(RCEP)簽署。歷經8年談判後,全球最大的自由貿易區終於誕生了。這一事件意義重大,舉世矚目。


中國國際問題研究院常務副院長阮宗澤用“關鍵且及時”來形容這份協議的簽署是恰如其分的。


RCEP的談判本該在2016年完成,由於特朗普政府的壓力,這一進程被嚴重滯後。


特朗普政府奉行的“極限施壓”政策迫使東盟等亞太國家在中美之間選邊站,而且將政治和經貿關係深度捆綁的做法也不利於區域經濟合作目標的達成。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在美國大選初步結果出爐後,RCEP就迅速達成,絕非時間上的巧合。這體現了後疫情時期,各國將工作重點轉向經濟恢復的決心遠大於“外交秀”。這一點在澳大利亞身上表現得尤為清晰,莫里森政府在對華關係改善上的態度迅速熱心起來,無疑是審時度勢的及時修正。由此可見,RCEP的意義有多麼重要。


儘管RCEP的終極目標“貨物貿易最終零關税產品數整體將超過90%”實現尚需時日,還將涉及區域內多國多項貿易協定的整合協調,但是擁抱自由貿易、加強區域合作的方向是明確的。世界上人口最多、最富有經濟活力的區域經濟合作在此時出台,無疑會有力地支持全球化進程的重啓,堪稱多災多難的2020年度最好的消息之一。


當然,RCEP是以實現多贏為目的的區域經濟合作框架,中國經濟整體受益為前提、局部利益會受其影響也是不爭的事實。以今天中國的經濟地位和國際環境來看,協議是否能夠落地,中國的切實推動是最為關鍵的因素。未來,包括市場準入、關税調整等一系列措施的及時跟進關係RCEP的前景。RCEP也將是未來世界經濟格局中備受矚目的話題之一。


中東局勢進一步複雜


中東局勢是世界的長期熱點。


11月29日發生的伊朗核項目領導人法克里扎德遭暗殺事件,體現了該地區的動盪局勢可能升級的危險前景。


特朗普政府不僅重視中東地區,而且大力推行了政策回調。特朗普政府的中東政策很明確,政策的軸心是打壓伊朗,以此鞏固和強化美國與以色列、沙特等海灣國家的關係,甚至容忍土耳其在中東的擴張。


但是,根據拜登在競選時的表現以及民主黨中東政策的傳統,拜登正式上任後,可能僅僅保留美駐以色列大使館的“特朗普遺產”,其他方面將會大幅回調至奧巴馬政策路線。


因此,以色列和伊朗在這一微妙時期,各懷心曲。雙方的摩擦、暗戰正在升温。以色列會把握特朗普政府剩餘的執政時段,擴大自身優勢。而伊朗方面是否會加大反擊力度,將會對最近及以後的中東局勢產生影響。


中東地區其他勢力也有不穩的徵兆。拜登在競選期間對海灣國家態度冷淡,尤其是對沙特執政者的嚴厲批評,讓人聯想起奧巴馬時代的“阿拉伯之春”。


同時,連埃及穆兄會都對拜登的勝選公開祝賀,這體現了中東阿拉伯世界樹欲靜而風不止的現實局面。如果拜登不能進一步表明相關立場,事態發展將會變得越發複雜。


整體而言,拜登如果執政,對特朗普中東政策大幅調整是可以清晰預見的,而中東重現奧巴馬時代的大規模動盪和混亂也是完全有可能的。這與“去特朗普化”的亞太局勢趨緩恰成對比。


“歐洲主權”的爭議


拜登宣佈勝選後,歐盟顯然持歡迎態度。拜登也公開承諾將修復與歐盟及歐洲主要國家之間的關係。但是,圍繞“歐洲主權”的爭議在歐盟內部也正在形成。


儘管在特朗普任期內,歐盟一直高調主張“戰略自主”和歐洲主權建設,但是德、法兩國的真實想法存在差距。


法國竭力主張歐洲主權建設。今年2月,馬克龍在法國軍事學院演講時提出,面對未來可能在歐洲出現的常規甚至是核軍備競賽,歐洲應成為國防和可能的核領域中的自主角色。在數字税等問題上,法國的態度也遠比德國強硬。在拜登宣佈勝選後,馬克龍特意強調了“期望美國不要阻礙歐洲強化戰略自主建設”。其對美戒備之心,昭然若揭。

▲圖片來源:新京報網


而德國對“歐洲主權”和安全防務問題上,一向態度模糊,被外界認為是“半信半疑”。儘管因特朗普時期德美關係嚴重惡化,德國不得不與法國保持一致,但是在美國選舉結果可能有利於美歐關係重整後,德國明顯又回到了依靠美國的路線上。


德法在強化“歐洲主權”政策的公開分歧始於11月2日。當天,德國防長卡倫鮑爾在接受美國媒體採訪時表示,歐洲仍將不得不繼續依靠美國的軍事保護。對此,法國總統馬克龍16日表示,完全不同意卡倫鮑爾的看法,歐洲必須擁有自己的防禦主權。17日,卡倫鮑爾迴應馬克龍説,雖然她也認同幾十年內的歐洲自主策略,但如果沒有美國和北約的幫助,歐洲將無法保障自身的安全。


預計未來德法在歐洲主權、防務與安全的政策路線上還會有爭議,而歐盟內部在這一問題上的分歧由來已久。英國脱歐後,對美關係定位的分歧非但不會結束,而且會愈發突出。這對歐盟未來的前景並非利好。


當然,以歐盟的現實情況和主要國家的國力,依賴美歐同盟的局面不會在短時間內改變。力主“歐洲主權”強硬姿態的法國在國力上比德國要差上一截,其強硬姿態缺乏真正的經濟、軍事實力基礎。只不過長期的對美心結,再加上對德國主導歐盟事務的擔憂,令法國不得不做此選擇。


新舊熱點更迭,世界形勢變得更為複雜


整體而言,拜登宣佈勝選後,區域經濟合作加速,亞太緊張局勢降温,都是新的變化。


近期,APEC領導人非正式會議、G20等外交活動頻繁,議題也轉向疫情防控及疫情後的經濟復甦,這都是不錯的轉變趨勢。


可以預見,重回多邊機制的美國將會表現得更為温和,這對全球經貿合作、重啓全球化無疑是有利的。拜登如果執政,預計在初期,除中東再現火藥桶狀態外,全球主要國家都會有一個相對平穩的時期。至於這一平穩時間能持續多久,將取決於多項無法預測的因素,諸如拜登的健康狀況、美國議會中兩黨力量對比的變化,以及民主黨內部結構的變化等。


□關不羽(專欄作家、經濟學者)

編輯:柯鋭   實習生:餘丹  校對:吳興發

投稿、合作、聯繫我們:futurecity@xjbsmartcity.com